板橋家書與田園情懷

來源:未知 作者:宣州新聞 發布時間:2017-09-28 13:43

作者:程應峰2017-09-27 08:32:54 起源:西安晚報 

    板橋家書與田園情懷

    中華幾千年典型的鄉村生活,常被視為最理想的生活。在中國人廣泛的意識中,鄉村生活最親近天然,能堅持一個人體魄與道德的健康狀態。鄉村的樸實與都市的繁榮,導致了人們認知的落差,也導致了人生境界的落差。生活在鄉村里的人大多純摯、簡樸、透徹,而生活在都市里的人相對就復雜、急躁、欲望多,且極有可能奢侈墮落。因此,一個有蘇醒意識的人,在城市生活久了,會自然而然地發出盼望、贊美田園生活的呼聲。翻閱名人家書及家訓,隨處充滿著這樣的理想。


    在鄭板橋家書中,有這樣一段文字:吾弟所買宅,嚴嚴密栗,處家最宜。唯是天井太小,見天不大,愚兄心思曠遠,不樂居耳。是宅北至鸚鵡橋不過百步,鸚鵡橋至杏花樓不外三十步,其左右頗多隙地;幼時飲酒其旁,見一片荒地,半堤衰柳,斷橋流水,破屋叢花,心竊樂之;若得制錢五十千,便可買地一大陂,他日結茅有在矣。吾意欲筑一土墻院子,門內多栽竹樹草花,用碎磚鋪曲徑一條,以達二門;其內茅屋二間,一間坐客,一間作房,貯圖書史籍、筆墨、硯瓦、酒鐘、茶具其中,為良朋摯友后生小子論文賦詩之所。其后住家主屋三間,廚房二間,奴子屋一間,共八間;俱用草苫,如斯足矣。凌晨日尚未出,望東海一片紅霞;傍晚斜陽滿樹,立院中高處,便見煙程度橋。家中宴客,墻外人亦望見燈火。南距汝家百三十步,東至小園僅一水,實為恒便。或曰:“此等宅居甚適,只是怕盜賊。”不知竊賊亦窮民耳,開門延入,磋商分惠,有甚么便拿甚么去;若一無所有,便王獻之青氈亦可攜取,質百錢救急也。吾弟留意此地,為狂兄娛老之資,不知可能遂愿否?


    這一篇文字,詮釋了鄭板橋詩意濃烈的田園情結。應該說,鄭板橋在家書中對鄉村生活有了具象的描寫,其樸素俏麗的構想隨同他處事為人的作風漫溢于字里行間。在他的歸田情結中,顯著抱有對窮苦百姓的同情和惻隱,他的田園思維與曾國藩“保家族之生存”的田園思想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曾國藩在家書中,老是殷殷切切地告誡家人:要樸實勤勉,要以奢靡生活為戒。他曾以養魚、養豬、種蔬、種竹為內政四要。


    曾國藩也好,鄭板橋也好,他們的心底都蘊藏著勤懇淳樸、崇尚簡略生活的家族理想,因為他們清楚,只有清淡的幸福才干地久天長。正是因為有了他們這些人的固守和保持,擁有中國特點的、田園風味濃烈的生活理想,才被演繹得綿厚悠長。


上一篇:故宮開拓展覽新思路 9只“鹿小主”進宮參展
下一篇:用金屬做封面的“概念書”

 Copyright 2006-2014 lsnjw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網站由宣州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京icp備06066721號-5

指数型股票